搜索丨

当前位置:首页>综合要闻

让责任书“形瘦神丰”,释放基层治理动能

发布时间: 2019-12-26 15:24:57 来源: 广元日报

 11月18日,昭化区黄龙乡50余名三职干部和种植大户在普照村开展脆桃冬季管护现场培训。若在往年,进入11月,村干部大都泡在村委会办公室写材料、准备考核资料。今年,他终于“脱身”了,更多时间用在学习技术、指导生产,帮助群众解决困难和问题。

减负后,基层干部有更多时间深入群众家中解决问题和困难。图为,陵江镇许寺村村干部到群众家中倾听诉求.jpg

陵江镇许寺村村干部到群众家中倾听诉求

“以前一年要签二三十份责任书,签完后随手就扔在一旁,因为太多了,究竟签了什么责任书,有些什么条款,根本记不住,落实也就成了一纸空文。”昭化区柳桥乡分水岭村党支部书记向波说,化解村民矛盾,在田间地头就把问题解决了,可为了考核,还必须让矛盾双方签一份和解协议书,民情日记要留一份材料,最后要做一份卷宗归档。

解决矛盾两小时,写资料一星期,大部分时间精力都花在了做资料上。“都知道过度留痕太虚了,我们以前也是没办法啊!”向波一脸无奈。

小办公 大服务

柳桥乡党委书记刑显琨今年松了口气。在柳桥村,他向记者展示了一个厚厚的文件夹,里面装着前两年与区上和区级部门签的责任书,足有一两百页,涉及综合治理、安全生产、环境保护等等,不一而足。

“以前临近检查,每个村干部都围绕着责任书加班加点,做大量的软件资料。”刑显琨说,“基层干部的主要工作就是解决群众问题,本来有的村组干部文化水平不高,要耗费精力做大量的文书工作,真是有点为难他们了。”

今年村上没签责任书,干部考核怎么办?刑显琨望向窗外,指着乡政府场坝边的一处宣传栏说,“走,去看看我们的‘廉勤晾晒台’。”

原来,为明确责任、更好完成任务,乡政府将每个村的工作分解细化。月初由村支书提出每个月的工作清单,乡政府审核,月底由群众、村上和乡上三方评单。每个月将村上的工作考核情况在“廉情晾晒台”上公开。

“村上的工作更加具体明晰了,有了更多时间走访,了解村民的所急所需,我们这是‘小办公,大服务’”向波说,这样的“减负”,规避了以前重复做报表数据的情况,我们的工作效率提高了,身心也轻松了不少。

“乡镇是个筐,责任往里装。”旺苍县白水镇安全生产办公室主任张仔初说,“我们这个责任书就像医生看病,只看感冒发烧,不看大病重病。”张仔初做了近20年的安全生产工作,有一年考核因为没有签自来水安全生产责任书被扣了几分,他觉得冤。“工作都做了也做好了,就因为没有签责任书,就否定了一年的工作,考核究竟是考核工作,还是考核责任书?”

如今,张仔初的疑问得到了答案。从今年5月开始,旺苍县开始集中整治责任书过多过滥的问题,规定不再将是否签订责任书纳入年度考核内容。

减了责任书 实了责任心

在苍溪县陵江镇政府,纪委书记谢正涛出现在记者眼前,他一手拿着去年签订的各种责任书,厚厚一沓;一手拿着今年与村社签订的责任书,只有4份8页纸。轻与重之间,是苍溪县大力整治责任书过多过滥成果。

“2017年陵江镇以党委名义签给各村社的责任书是26份,2018年是24份。”谢正涛介绍,而今年陵江镇与村社签订的责任书简化为“一总四分”。

“一总”就是围绕县委县政府要求、结合陵江镇实际情况拟定出的9大重点工作责任清单;“四分”是全面从严治党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、环境保护、安全生产4项责任书。“经过整合删减,我们切实减轻了基层干部的负担,比如去年,单单安全生产就签了11份责任书,今年只签了1份。”

党员干部为群众开展技术培训  杨沫摄.jpg

党员干部为群众开展技术培训  杨沫摄

苍溪县纪委常委侯军徳回忆,有时到乡镇,看到有的地方一柜子塞满了责任书,要具体找某一份出来,乡镇领导一脸懵圈——他们签责任书时看都不看,根本不知道有啥任务,具体啥要求。

“有的干部换过几次岗位,对自己目前岗位的主责主业不太清楚,我们通过清单形式先明确基层部门和领导干部的职能职责,再根据实际情况签订1+N的责任书。”侯军徳谈到,由于压实了平时的监督检查,“减了责任书,并没有减责,责任反而更实了。比如安全生产,按月开一次安全生产会议,汛期及时提醒主责单位和个人履职履责,要比签订责任书的形式实用。”

“清理责任书的目的,是摆脱形式主义‘怪圈’,改变基层干部作风。”市纪委常务副书记、监委副主任张勋图表示。


利州区纪委印发“扶贫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负面清单三十条”,集中整治对群众诉求消极应付、推诿扯皮,损害党群、干群关系等消极作风;青川县纪委监委以问题为导向,在抓常抓细抓实上下功夫,构建立体式全方位常态化监督格局,采取“五查合一”工作法,切实解决基层扶贫检查过多过滥、疲于应付、无时间落实具体工作的问题。

基层干部有更多时间花在发展产业上(左晓兰摄).png

“五查合一”机制实施后,基层干部有更多时间花在发展产业上


化解“上面千条线 下面一根针”

“责任书层层签,从市县压倒乡镇、村社,最后都累积到基层,一追责问责,上面就用责任书来压,但是,问题是不是都出在基层呢?”广元一名基层干部发出如此追问,并向记者大倒苦水——比如负责食品安全,遇到村里人办酒席,怎么去判断食物有毒无毒,光靠鼻子闻?有的村没有堰塘、河流、湖泊,却要签船舶安全管理责任书,这不是形式主义是啥?

134A0022.jpg

市纪委监委召开整治目标责任书过多过滥座谈会,专题听取各部门意见建议 杨奇刚摄

“上面千条线,下面一根针。”广元市委常委、市纪委书记、市监委主任隆斌对责任书过多过滥的情况如此概述,“压实干部责任,要不要责任书并不重要,我们要的是更多的责任心,不要更多的责任书。”谈到问责体系,隆斌谈道,以问题为导向是对的,但管理更需要理性、法治、科学,要从人的管理,转换为岗位的管理。

今年,为整治形式主义为基层减负,市委出台二十条措施;聚焦联系服务群众消极应付、冷硬横推,督查检查考核过多过滥、过度留痕等突出问题开展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专项巡察;针对以签订责任为名将职责范围内的工作转嫁给下级、签订责任书空泛无质、签订责任书不履责等问题,开展责任书过多过滥问题集中整治。


中共广元市纪委、广元市监察委员会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2019-2020 gyjjjcw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
川公网安备 51080002000106号      蜀ICP备17003113号    信息报送